茉莉花官网茉莉花茶百科茉莉花茶历史

福州洪家茶的几张南洋老茶票

摘要:从清末到民国时期,社会变革和战争改变了多少个家族的命运,家业停滞失传,亲人流落远方,和当时不得不下南洋寻找新出路的人一样,洪植锦的祖母带着她难以割舍的宝贝几件家族产业的遗留之物移民至新加坡。这些锈迹斑驳的老茶罐,破旧泛黄的老茶票

从清末到民国时期,社会变革和战争改变了多少个家族的命运,家业停滞失传,亲人流落远方,和当时不得不下南洋寻找新出路的人一样,洪植锦的祖母带着她难以割舍的宝贝——几件家族产业的遗留之物移民至新加坡。这些锈迹斑驳的老茶罐,破旧泛黄的老茶票里,还埋藏着她对已故丈夫的思念。梁实秋在《喝茶》中说,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茶。有关茶的记忆,更伴随了这位民国新女性从少女时代到仙逝。

茶叶贸易牵出一段姻缘

认识洪植锦源于茶叶爱好者的交流,我称他为“洪哥”。几次品茶聊天之中,发现洪哥对茶的了解甚是广泛与透彻,好奇追问,遂挖出了一部堪比“乔家大院”的茶世家故事。

洪哥的曾祖父洪天赏出生于航运世家,祖籍台湾金门,六岁时随大伯到福州生活并习文学武,后定居于福州台江尚书庙附近。长大后因代理了怡和洋行福州的船运码头事务,在,1878年开设“洪怡和”商号,利用航路沿线的优势做起了南北土特产买卖,茶叶始终供不应求,深得国内外人士喜爱,获利颇丰。

而真正将茶叶生意做得如曰中天的是洪哥的祖父洪发绥,他从小跟随隔壁杨氏所开的“福生隆”茶行拜师学艺,助父亲筹建制茶工坊,家族产业也从航业转为专营茶叶制作和贸易。

1897年春,洪家于福州后洲坞里祖厝的“洪春生”茶莊(外界也称坞里茶行)开张,洪天赏负责本家及全省各类茶叶贸易,洪发绥协同聘请的制茶师傅负责茶叶生产制作。后又有了“洪春生”茶庄分号和“福胜春”茶庄分号。

“洪字号”的系列茶庄由洪发绥接管后,洪家茶业也迎来了历史上最为鼎盛的时期,在全国各个港口城市有30多家分号,茶叶远销世界各地,据洪发绥思安堂日记记载:“民国22年年终结账,自有资金621万元折黄金30万两。”金玉满堂的洪氏家族,曾于1935年在福州下杭路创办福州商业银行,洪发绥任董事长,稳坐福州南郡会馆的头把交椅,是当时“闽南帮”在福州公认的“老大哥”。

洪哥的祖父,就是在这繁荣昌盛的日子里,遇到了后来的祖母张淑贞。因洪家茶在全国及东南亚、韩国设立茶庄和代理商30多处,洪发绥结识了不少生意伙伴,张淑贞的父亲就在当时的代理商之——上海泰康公司任翻译官。

世家走出时代新女性

张淑贞1920年生于上海,祖籍苏州,从小在大城市长大,得益于曾留学美国的翻译官父亲,见多识广,气质非凡,不同于一般女性。有照片为证,放在今日也堪比一线电影明星。洪发绥与张淑贞的结缘于茶,而张淑贞碰巧又是位爱茶的奇女子。35岁的年龄差,没有给他们带来“代沟”,张淑贞却因跟着洪发绥学茶,而感情日益深厚。直至1936年,年仅16岁的张淑贞义无反顾追随洪发绥来到福州,他们是师徒,更似恋人,爱情的萌芽在茶香中渐渐开花结果。

还是一夫多妻的年代,张淑贞就这样成了洪家的偏房夫人。这位偏房夫人自入洪家起也没闲着,初来乍到福州,便于台江中平路武状元黄培松祖厝、洪天赏投资的泉泰茶行学茶并任股东掌柜,洪发绥安排两位师傅伴随其左右,一位师傅专授制茶、品茶技艺,另一位则教授武功。洪发绥本身就是南拳高手,作为未来的老板娘,张淑贞学几招本事防身也更有底气。据洪哥回忆,后来祖母移居新加坡后,还曾赤手空拳制服两名企图盗窃的小偷。

张淑贞苦心学茶三年,练就出高超的制茶和评茶技艺,帮丈夫打理起茶行生意也是得心应手。洪发绥为了在东南亚开拓茶叶市场,多次下南洋调研考察,张淑贞也随行陪同兼翻译。值得一提的是,张淑贞在语言方面继承了父亲的基因优势,自小就有快速学习表达方言的能力,精通英语上海话、粤语、福州话、闽南语和马来语,印度语也能小唠几句,为洪家茶的南洋贸易扫除了语言障碍。而她对新加坡的喜爱,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可谁知道,那里竟然真的成为了她的长眠之地。

在考察中,洪家夫妇也结合当地天气开发适宜的茶品,例如以茉莉花窨白茶,就相当适合在气候炎热的东南亚饮用。随之开发的一些列产品,都十分畅销。民国时期洪家茶帮(洪怡和、洪春生、福胜春)遍布国内及东南亚,茶叶畅销海内外,在茶客中流传着“刀牌烟仔,洪字茶”的美誉。洪哥说: “从现在来看,当年我的祖父祖母也是海上茶业丝绸之路的见证者,更是对闽茶发展及贸易做出了一番贡献。”

身在他乡不忘传承洪家基业

1940年,日本兵打入福州,洪发绥作为福州的商业大户,为保民族节气不与日军妥协,毅然关闭了洪家茶厂,停止—切生意,带领家族五十余人避难厦门鼓浪屿及香港等地。同年,洪哥的父亲降生。

当时洪发绥在鼓浪屿有自己的房产别墅,与岛上几户大户人家为邻,因结拜兄弟、厦门同商会会长洪鸿儒的引见,结识鼓浪屿菽庄花园主人林尔嘉、“中国第一别墅”黄家花园之主黄奕住等,并成为好友。在鼓浪屿,洪发绥与张淑贞带着年幼的儿子,也就是洪哥的父亲度过了短暂而平淡的五年。洪哥的父亲至今回忆起当时的一幕温馨景象,还会热泪盈眶——那是源自洪哥父亲三岁时的记忆,依稀记得每日傍晚日落时分,父亲母亲都会牵着他的小手,穿过别墅的后花园直达海滩,一同玩耍散步,那是一家三口难能可贵的团聚时刻。

抗日战争结束后,1946年,洪发绥于福州苍霞洲家中去世,洪家茶却再难重振旗鼓。洪哥的父亲是洪发绥与张淑贞的独子,按照家族规矩是必须留在家里的,而丈夫离去后,张淑贞并不甘于在家吃闲饭,决定再往南闯一闯,并随身带走了—部分洪家茶的“纪念品”。

1950年,如当年嫁到福州一般,张淑贞又只身一人来到香港,投资过饭店,开过美容美发行,一呆就是十年。她忘不了曾经下南洋到访过的新加坡,为那个美丽的国度流连。终于,在定居香港十年之后,决定移民新加坡,在年轻时最喜欢的地方度过余生。从洪哥展示的老照片上看,张淑贞在新加坡的生活相当时髦——骑马、开卡丁车,活脱脱一位时代新女性的形象。

洪哥说: “曾祖母到新加坡时不过40岁,但她未再嫁,只收了一位义女。”那个年代女性对婚姻的专一与忠贞总是让人动容。

张淑贞1993年回国探亲的时候,一并带回了几件洪家茶的“遗物”——图案形状各异的民国时期茶叶罐,还有几张茶票、旧包装纸。其中一个茶叶罐上,还印着洪家以洪天赏为中心的家族合照,其中洪发绥有一个类似商标的特写,可见他当时在洪家最具话语权。茶罐上的英文透露出一股“洋气”,反映出茶叶国际贸易的繁盛。

这一次,张淑贞不仅仅带回了洪家茶的宝贝,也带回了洪家的制茶口诀、制茶配方和历史文献资料,还将一身制茶技术言传身教于洪哥的父亲,足足花费两年时间。看到洪家的百年基业有望延续,老太太终于长舒一口气,无憾返回新加坡,最终于2001年长眠于遥远的南半球,享年82岁。

听到这里,我痴痴地握着茶杯久久无法放下。即使在乱世,即使在他乡,不管生活如何动荡,不管日子多么顾及,总有人都能俨保内心的一份平静和自在,都能把眼前的苟且过得意趣盎然。这是一种风骨,也是一种优雅,一种范。让那些弥漫的硝烟,惆怅的乡思,化作生活里的那抹最动人最深情的笑。就像张淑贞定格在照片上的笑容一样,这才是令人无比动容,无比怀念的。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转自www.mlhcha.com(茉莉花茶官网)。如果茉莉花茶官网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在24小时内予与处理。
"鉴别真伪、购买试用装,开店加盟,学习交流"请加老侯微信:13859366756

金骏眉红茶客服微信号微信号:13859366756 金骏眉茶叶客服QQ号QQ号:5131798
福州茉莉花茶百科
茉莉花茶百科
福州是我国茉莉花茶的发源地 茉莉花茶的历史起源,说到花茶的种类那可谓是成百上千了,长期有购于花茶的茶友,你们对哪一款花茶一直都是情有独钟呢?品饮过茉莉
茉莉花茶视频